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要看小说 >

多情皇子无情妃_ 木樨欣欣故路行(四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07 14:2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页瑟小说多情皇子无情妃 木樨欣欣故路行(四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金黄的花粒飘飘洒洒,浓密的树冠在草地上投下了大片的影,每个人的衣襟都沾惹上了几缕桂花香。他们此时都颇具闲情逸致,在林间走走停停,浸沐在花香中,心旷神怡,不知不觉已闲步到了桂林深处。

    刚刚顾着埋头思索问题的陆辞从林边疾步而来,很快追上了几人。他往凌潺身旁一站,露出了个贼兮兮的笑,颇为谄媚地将凌潺叫去了一旁。他为了想出合理的说辞,刚刚都未进屋。

    站在树荫下,头顶花枝繁盛,凌潺抬眼淡淡地将面前这个站姿散漫的少年瞧了一眼,嘴角憋着一抹笑,开口道:“说吧,何事?”

    陆辞透过一棵棵树干缝隙偷偷瞧了眼不远处的几道身影,确定陆景行没有关注他们这里的动静,才讪讪地张了张嘴,却没有吐出一个字。刚刚才想好的说辞,此刻却一股脑全忘了,这令他甚是恼火。

    “无事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凌潺见他一副窘迫的模样,只觉得好笑。其实她早已猜出了他将她独自叫到一旁是所为何事,但就是不点破,这小子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陆辞埋头望着草地,踮起一只脚尖踩着一簇泛黄的草丛,抬手在后脑勺上挠了挠:“那个,你帮我与府主说说呗,我真不适合管账,没准到时还会越管越乱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不帮,你这完全是祸从口出,自己和景行说去。”凌潺说完,作势就要走。

    陆辞赶紧拦住了她的去路,苦着一张脸:“女侠,求求你了。如果府主肯原谅我,早就收回命令了,我求了他一路,可他就是不理我。其实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嘛,就是不小心戳破了他的一点小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更帮不了你。”凌潺无奈的摊摊手,视线很自然地掠过陆辞落在了前方的一簇花枝上,脸上有着陆辞察觉不到的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陆辞听她这样说,先是眉头一簇,不过很快又舒展开来,眼珠一转,嘴角弯出一个神秘的笑来:“女侠,你难道对这个秘密就不好奇吗?”

    “你会告诉我吗?”凌潺瞥他一眼,语气淡淡,显得不怎么感兴趣。

    陆辞继续慢悠悠地踩着那蹙草,还时不时低头瞧上几眼,撇撇嘴道:“你先去帮我求求情,我保证告诉你。还有,我倒是很好奇,进院子时,府主到底与你说了些什么?你既然最后没再追问。”

    当然,陆辞不可能真告诉凌潺,否则,他估计他那府主非杀了他。再说,就算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命,他也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府主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小秘密,也值得与我讲条件?你不就是说他夜宿青楼吗?”凌潺挑了挑眉,一脸的无所谓,随后望向陆辞那张表情凝滞的脸,“我问你,在遇到我之前,他可去过青楼?如实回答,我还可以考虑去为你求求情。”

    呆愣过后,陆辞那张脸上瞬间满是依然,一双眼大睁:“啊?你都知道了?该不会在门口时,府主就告诉了你这事吧?”

    见凌潺点点头,陆辞彻底不知该说什么好了,只觉得凌潺大度。而且,他也未曾想到,他的府主竟敢如此大大方方的将这件事告诉凌潺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放在心上,府主这次也许只是冲着那女子的才华去的,也没干别的事。而且你尽管放心,以前绝对没有。据我所知是没有,不过他以前多半时间都在外游历,至于那期间去了没有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真不知陆辞这是在为陆景行开脱呢?还是故意要害陆景行,简直是越描越黑,有的没的全从他这张大嘴里抖出来了。如若陆景行此刻在场,他定是完了。

    也幸亏昨夜陆景行与凌潺在一起,不然,当凌潺听了陆辞的这些话,陆景行怕是都不知该如何向凌潺解释,虽然也知道凌潺不一定会信陆辞,但这样的误会最好还是不要有。

    凌潺算是故意在套陆辞的话,就是想知道陆景行以前有没有去过青楼。

    她想,陆辞既然能认为陆景行昨夜去了青楼,也许并非凭空猜测,没准陆景行以前就真去过那样的烟花之地。想到这些,她心里便酸溜溜的,还有些窝火,所以才用这样的方法来套陆辞的话。

    如若陆景行真去过,她定饶不了他。虽然是过去的事,但由于占有欲作祟,她心中依旧会介意。结果这问了等于没问,听这话,陆辞也不是很清楚,毕竟陆景行以前一走就是很长时间,又没人跟着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陆辞还真是凭空猜测出来的,算是无意之间将陆景行坑了一次。

    瞧着凌潺转身离去的背影,陆辞有些急了,连忙叫道:“我可是将知道的都告诉你了,你也得说话算话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不过他听不听,那就不关我的事了。”凌潺的脚步未停,也未回头看陆辞,而是瞧了眼在林间蹦蹦跳跳的雀儿,然后微微改变了一点方向,朝着落在几人最后面的那道清俊的身影走去了。

    陆景行是特意在等凌潺,因此落在了几人后面。此刻见凌潺走在有些凹凸不平的草地上朝他而来,他也不约而同地迎了过去,随口问道:“陆辞都与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都与我说了。我问你,你以前可曾去过青楼这种地方?”凌潺与陆景行相对而站,抬眸瞟他一眼。她问这话时,脸上是一种从未流露过的娇嗔,这样的神情,以前似乎并不属于她。

    两人半掩在树荫下,一明一暗地站着,细风之中偶有细碎的金黄花粒自枝间飘下。陆景行神情认真,盯着凌潺那张佯怒的脸看了良久,唇角勾起一抹温润的笑,摇头道:“从未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,陆辞既然能这样想,就说明以前也许就有过这样的事。况且,我还亲眼见过一次呢。”凌潺在瞧见陆景行那一脸认真神情时,心中就已经相信了他的话,并且心头似乎划过了一丝甜意,然而却是嘴硬,想要看看陆景行还会怎样解释。

    陆景行上前两步,抬手轻柔地摘去了那几粒钻入她发丝间的花瓣,话语中夹杂着无奈的笑意:“小潺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?那晚岂能作数?你也看见了,我是追杀凶徒才误入了那种地方的。看来给陆辞那小子的惩罚还不够啊,那张嘴依旧没个遮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先顾着说人家陆辞。去过一次就是去过一次,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从来没有。哼,记住,以后再也不许去那种地方。”凌潺说着,忍不住抬眸白了陆景行一眼,带着一丝傲娇。这样的神情,她也只会在陆景行面前偶尔不经意地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凌潺这些不轻易表现出来的小性子,陆景行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不过心中更对的是欣喜。他很自然地揽过她的腰与她并排前行,笑得愉悦,点头承诺着:“好,小潺的话,我记住了,以后不去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对了,陆辞可是求了我一件事,我已经答应他了,你看着办。”凌潺神情已恢复了平日里的平静淡然,微微勾着唇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这口气,明显是带着丝威胁,不过在陆景行这里却很受用。他与她对视,眼里似乎都是笑意:“看来这次我不饶了他是不行了?那好,这次暂且放过你他。不过,他那张嘴险些给我招来洗不清的误会,所以惩罚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打算如何罚他?”凌潺的步子悠闲,也不急着去赶上前面那四道身影,顺手在垂落于眼前的桂枝上摘下了几粒,放在手心细细瞧着。

    陆景行抬头看了眼前方已经与钟离沐他们走一起去的陆辞,摇头道:“还未想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走到了桂林的尽头。而过了林子,前方是一片空地。陆景行略略指了指前方:“走,我带你挑马去。”

    走出桂林,巳时的阳光虽不比夏天,但依旧很强烈,毫无遮挡地撒在身上似乎也带了几分炽热,两人的脚步加快了几分,远远便看见了空地那一边的马棚。

    凌潺清楚地记得,他去年便是在这片空地上学会的骑马,只是当初挑选的那匹马已经在天坑附近殒了命。因此陆景行才会带她再次来到这里,打算再送她一匹。

    此时其他几人依然还在林中徘徊,那里阵阵微风夹杂着花香,清爽而幽静。但他们看见凌潺与陆景行朝着空地对面去了,也都纷纷出了林子,一边缓步走着,一边听陆辞介绍那边的马棚。

    两个马夫见陆景行走了来,连忙上去行礼。

    陆景行颔首后让两马夫退到了一旁,拉着凌潺走近了些,抬手指了指:“喜欢哪一匹?”

    瞧着眼前这一幕,凌潺似乎联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一笑,嘀咕道:“这倒像是在送豪车呢,性质似乎是相同的,都是乘坐工具。”

    这的每匹马都是精良好马,品种珍贵,有几匹甚至可以算是千金难求在古代来说,这无异于就是现代的豪车。况且,像普通老百姓,别说是贵重的马匹了,就算是普通的马都不见得能够拥有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